渴望被操 (P2)

H 女士偷偷地观察着自己的爱人,只见爱人一脸茫然,像个傻子,目光紧盯着她高耸的胸脯。看着爱人颤抖的手,轻轻地摩擦着今天H 女士特意穿的丰胸胸衣上高高隆起的两片光滑的乳房。因为她给自己准备了闪亮的黑色胸罩,她的胸部更加迷人,更高,更白,更光滑。看着爱人呆滞的眼神和颤抖的双手,H 女士更加自信了……她开始喜欢她了……当她爱人的脸亲吻她光滑迷人的乳房时,H 女士感到她的乳房收紧。她问:我的胸部漂亮吗?

– 哦…太好了…我非常喜欢…

– 为我脱掉你的衬衫,我会给你我的全部。

当爱人艰难地故意脱下长袍时,H 女士感受到了他令人讨厌的笨拙。H 女士只好弯下身子,把身上穿的那件珍贵的薄袄脱了下来。她生怕他的笨手笨脚,毁了她那件薄薄的长袍。H 女士转身背对着爱人,说道:我脱钩了……

H 女士享受着她颤抖的双手摸索胸罩钩子的过程。她只是轻轻一碰就打开了钩子,他却用颤抖的双手艰难地打开了。最后,H 女士只好把手伸到她背后……才把胸罩脱下来。H 女士转身。她拥抱并把爱人紧紧地抱在她赤裸的胸前。

H 女士感觉到她爱人滚烫的皮肤贴在她冰凉的皮肤上,她感觉到他的每一次呼吸都在她的乳房上。H 女士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种感觉,第一次让自己的乳房接触到男人的肌肤,她的感觉真好。她陶醉于他的脸、鼻子和舌头在她坚硬的乳房上。这真是太神奇了,这是我以前从未了解过的……H 女士喜欢她乳房的新感觉。

当她的乳头被爱人的手指轻轻摩擦时,突然H起了鸡皮疙瘩,她的乳房感到麻木,她不知道有多少。哎哟,这种让人起鸡皮疙瘩的毛骨悚然的感觉,怎么可以这么醉人……她只知道,自己的乳头很硬……很硬。还没等H 女士完全体会到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,她的乳头就猛地收紧了……哦,我不知道为什么她的阴户里有东西收紧了,有东西在她的小腹处疼痛。但不是真的疼痛, 她的整个身体身体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收紧……她喜欢,她太喜欢了。H 女士没时间去评论那是什么……她只能闭上眼睛接受这种感觉,这是新的。

然后这种感觉渐渐平息,H 女士开始愉快地适应自己的感觉。H 女士开始感觉到肚子下面有什么东西直指着她的小腹。啊……是鸡巴!H 女士知道该怎么做了,她凑到爱人的耳边低声说道:我想要你的鸡巴……你把它给我呐!

说完,H 女士没有让爱人回答,她的嘴唇贴在了他的唇上。H 女士感受到爱人的匆忙,他的匆忙是多么可爱。他忙着拍照,就像脱裤子一样。H 女士感觉她的手被抓了起来,放进去……

– 这是你的…宝贝…

渴望被操 (P2)

H 女士不知所措,因为她的手握着一个很热的东西,既硬又软。哦,我的鸡鸡太奇怪了,太棒了。拿在手上,可不像妈妈教的木公鸡。木鸡巴很硬,不像她感觉到的那么软。木鸡巴冰凉的,不像她摸着的鸡鸡那么热……H 女士太喜欢了,她闭上眼睛,轻轻地捏着鸡巴……哦,鸡巴比木鸡鸡美妙一百倍,H 女士已经习惯了。我经常把它拿在手里,从未有过的奇妙。

H 女士太喜欢了,她手里的鸡鸡看起来很大,比她手里还握着的木鸡鸡还大。H 女士享受着她的手的边缘摩擦着他阴茎坚硬而浓密的羽毛的感觉。他阴茎的羽毛不像她的阴户羽毛那么柔软,而且比她的羽毛更多。H 女士兴趣地慢慢感受着每一种感觉……

用手摸了摸鸡鸡后,H 女士想看看她手里的鸡鸡是什么样子的,她说: 你…闭上眼睛,我想看看你的鸡巴…你不能偷看我…

说完,H 女士抬起一只手,捂住了爱人的眼睛。她的头擦过爱人的胸口。她缓缓睁开眼睛,低头看着握着她阴茎的手。H 女士惊讶地看到她手里的鸡巴。哦,这鸡巴和她实习生的不一样,它没有木鸡巴那样的头,只是有一个粉红色的小尖头伸出来。

公鸡的外皮覆盖着微微鼓起的头部。为什么啊!H 女士草想,她很高兴,因为她手里拿着一只从未闻过女孩子味道的鸡巴,一只公鸡和她的鸟一样处女。H 女士觉得心里充满了幸福,回顾教训,H 女士试图将他阴茎的皮肤拉低一点。哦!皮肤在动……太高兴了!

H 女士看到她爱人阴茎的皮肤掉落下来,闪亮的粉红色头部伸出来。H 女士非常喜欢它,她用手指抚摸着公鸡头部光滑的粉红色皮肤。她很惊讶,因为她的手指只是轻轻碰触到了鸡头,爱人的屁股却僵硬了……H 女士突然明白,鸡头是鸡头最敏感的部位。她非常喜欢……

H 女士的手按照她学过的那样做,她上下推着皮肤,手指轻轻地抚摸着鸡巴的头部……H 女士很喜欢当她手中的鸡巴越来越大,变得僵硬,尖端鸡鸡变得更加暗红,光头上的小嘴里有东西流出来,让鸡鸡更加闪闪发亮,看起来好恶心。H 女士知道那里的清水也叫精液,它可以帮助鸡巴顺利进入她淫荡的阴户……我对我的新发现感到非常高兴。H 女士不断地轻轻地摩擦着他的鸡巴……她的手指不断地抚摸着她爱人鸡巴敏感的头部。

H 女士突然看到她爱人的屁股僵硬了,手上的鸡巴,不知道为什么,喷了……被鸡巴喷到她脸上的东西吓了一跳,H 女士跳了起来。手中的鸡巴猛地一扬猛一扬,一股股乳白色的水流向上喷射,不再是打在H 女士的脸上,而是喷射着,大块大块的浓稠乳白色液体喷满了她的小腹。 。H 女士突然意识到,那叫精子:这个恶魔……你做了什么,为什么要喷在我脸上……还给我……

– 哦,亲爱的……我不知道……对不起……

说完,他赶紧抓起一个东西,擦掉了H 女士脸上的精液……H 女士等爱人擦完脸,轻轻的拉着爱人趴在了自己的胸前。她说:你的鸡鸡太糟糕了……补偿我……

– 你要赔偿什么?

– 就是让它亲吻我的阴户,你到底赔不赔呀?

—当然愿意陪啦!

–那你强迫它吻吧 !

推荐:渴望被操 (P3)

热搜词:h小说跳蛋 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