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理医生 (P1)

女孩坐在椅子上,观察了对面的中年男子良久,才大胆问道:所以回答吧医生,你觉得我怎么样?值得你关注吗?悠闲地坐在大桌子后面的男人抬头看着桌子,神情若有所思,若有所思,她是一个娇小的女孩,头发刚好在肩膀上方,光滑的黑色,它的长腿交叉,看起来很奢华,它的特点是他从未见过的美丽的嘴唇。

看它的身形,也就不到二十岁,无辜的眼神与无辜的脸庞融为一体,分明就是十几岁的样子,还在发展。对于她最后一个问题,他确实并不感到惊讶,只是不知不觉间,他的男性潜意识里也希望他和她之间真的能发生点什么,但无论如何,他明白那是不可能的。

– H啊!你不是来了这里问这种问题,你明知了呀。

他用深沉而沉思  的声音对女孩说话,V 医生大约一个月前向他介绍了这个女孩。确实有问题,一看就知道有精神病,他的脸总是显得沮丧。性格具有攻击性,与周围的世界隔绝。V 医生在他第一次来到这里之前就警告过他这一点,他说:这个问题太难了,即使是我10年的经验也无能为力。

女孩倾身向前,仔细地看着面前老人的脸,他嘴唇颤抖,轻声说出粗俗恶魔的话:当你看到医生的时候,你就知道他是一个时尚的人。年轻的时候,医生一定很贪玩。医生,你知道怎么玩,和女孩子一起玩,有老婆了就得会玩。医生,你就说说你对孩子的看法吧,我在医生的眼里看到了浓浓的渴望,就顺其自然吧。

他咽了下去,想把厚厚的文件读了一遍又一遍,但还是看不懂。

–  H言归正传,废话不多说了,你来这里是因为你需要我的帮助,好的 ?

女孩撅起嘴,靠在椅子上:如果我不是H怎么办?,他嘴角挂着一抹狡黠的笑容,说道:如果没有H,医生就不需要帮助,如果不是H,医生可以陪你玩,医生只是不想要H的孩子,我不是H…他低下头,在卷宗上写下了几个字,这是她与他的第三次约会。第一次,它也有奇怪的手势,但不是那样,但不管怎样,他有这方面的依据,他肯定要仔细研究一下这个案子,如此想着,他问道:那么如果你不是H,那么你是谁?你告诉我。

– 如果我说我是 D 呢?

心理医生 (P1)

它向前倾身,看上去充满挑战:你想让我叫你 D 吗?–随便你怎么称呼它,只要医生按照你的意愿去做就可以了,如果您愿意,医生可以称呼您医生妻子的名字。

D是他妻子的名字,这样的巧合,让他有些不舒服,又或许这个女孩是为了捉弄他才知道他妻子的名字的,他感到有些疑惑。他当了多年的精神科医生,只见过一个病人来这里是为了捉弄他,他感觉里面有些热。但那股香水味却在他的鼻前飘荡,仿佛要捕捉他的灵魂,他感觉自己平静了一些,甚至有些心烦意乱。

大学学习中的许多答案萦绕在他的脑海中,告诉他该怎么做,或者我应该立即停止?把话题引回另一个话题?打电话给其他人以避免可能发生的意外情况?或者只是让它继续表达自己的想法,也许疾病就会被发现?他确信最终的解决方案不是很好,但随后他就不管了。

每次找不到合适的解决办法时,他都想用拳头敲桌子,他之前的几次任命都失败了,她依然粗鲁、折磨自己,经常在他面前说脏话他用手指抚过门铃按钮。只要他一按,黄书记就会立刻进来,然后一切就停止了,但他犹豫了。作为一名多年的心理医生,他需要这样的方式来让自己平静下来吗?他在心里默默的咒骂着。

这只是一个婴儿,一个可爱的女孩需要他的帮助,他觉得自己有义务去帮助它,这也是他的职业良心,但他还没有找到有效的办法。就这样吧,按照他的意愿去做吧,他深吸一口气,继续道:H,你现在想谈谈性吗?好吧,我告诉你。

– 我不是H,我叫D…不,我不想说,别再问了。

– 好的!好的!D,告诉我第一个是谁?

他想想了就决定让它主导谈话,尽管他不相信它患有多重人格病,他相信它是想进一步捉弄他但在他能够证明之前。他是不敢确认的,他不明白的一件事是它为什么要捉弄他,这没有任何意义,他打破了头。

– 我是H,但我也不老,我只是帮助H,与她分享…向医生解释是非常困难的。

– D,你认识H吗?

那人问道,看上去还是有些疑惑。

– 当然!

– 她认识你吗?

– 为什么不知道,她打电话给我说她对医生有一个想法。

下一集:心理医生 (P2)

热搜词:成人小说强暴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