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理医生 (P3)

– H会回来的,医生,别担心,一旦你满意了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!– 不可能的,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不可能了,我不能那样做– 为什么不 ?男人有权利约束自己的女儿,为什么不这么做呢?

– D,我知道!– 医生,您孩子的身体怎么样?如果我这么做了,谁会知道呢?我没说,医生也没说……男人不都瞒着自己的妻子折磨其他无辜的女孩吗……

– 我还应该说什么?现在我想和H谈谈,如果你允许的话!– 医生!你看,我没穿内衣!医生,你不介意吗?每天晚上都不让我穿内衣睡觉,习惯了之后,现在就懒得戴了。

– 等待…D,你在做什么?把衣服穿上,如果你不正派……如果你再把它脱下来,我就得停下来了,理解 !

他声音有点大:是的我明白,医生吓到我了…好吧!他皱起眉头,调皮地回答道….她明白,他并没有强迫她再穿,他只是把衬衫脱下来以掩盖恶心。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思考着如何继续下去,因为眼前的场景从来没有在这个办公室发生过。

– 如果你行为不当,医生可以惩罚你,每个孩子都害怕医生。

温柔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,他觉得有些奇怪,不过他曾经看过课本上的一节课,患有多重人格障碍的人经常在童年时期遭受身体或性虐待。

当痛苦难以承受时,受害者就会在体内创造另一个人来承受痛苦。或许,这是在告诉他一些尚未说出口的事情或许D是他创造的某个女孩,为他承受痛苦,他想了想!故意让它继续它想做的事,让他安心的一件事是,他开始相信她不是在捉弄他

她分明有多重人格:人们说,如果你爱他们,你就会被打败,如果孩子表现不佳,医生可能会惩罚或殴打他,小时候我很调皮,经常不打扫房子,所以父母经常严厉地惩罚我,尤其是父亲。

他的声音又软了,他回答了:不敢打架!尽管他有一瞬间想到,如果他拿起鞭子,而它正躺在它的肚子上,那会是什么样的场景。

但根据孩子的年龄,有时过度会伤害孩子的灵魂:医生,你有孩子吗?为什么医生如此懂得如何教导孩子?如果医生的孩子不好,医生会怎么办?我想我也很调皮。医生,请惩罚我吧!我要它,惩罚你的孩子,打他,会让他感觉好一点,如果没有,那么你就会折磨自己!说话间,他几乎是俯卧在地,接受惩罚,他很困惑,但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,回想起小时候被虐待的情景,但是谁虐待了它呢?

– 你曾受​​过惩罚或殴打吗?谁打我了?惩罚是什么?

他故意忍住急促的呼吸,耐心地问道:很多时候……习惯了就习惯了,击打也是可以的,也有被捆绑的,也有被饿死的,也有被强迫躺下的,起初很痛苦,但后来我发现不一样了。

– 躺下是什么意思?被迫不下床?– 不,躺着是被惩罚的,直到后来,当妈妈不在家时,爸爸经常惩罚躺着。

– 但这只是 D、H 不喜欢这些惩罚,对吧?

– 我不知道!那不重要….如果它喜欢医生,它也会喜欢医生提出的任何要求吗?包括躺着。

心理医生 (P3)

说话的时候,他的手指在衬衫下摆处转动着。

– 或者医生现在要给你做全身检查,你可以把上衣脱掉吗?

– D,我不需要任何一般检查,我只是一名精神科医生,不是家庭医生。

虽然嘴上这么说,但他心里却很想对其进行一次全面的检查,以便能够亲手触摸到他一直渴望的身体。她像一只在椅子上蠕动的猫一样伸展身体,它的长腿笔直伸向他,吐露道:有时我感到非常沮丧,只有被折磨,你的心情才会好一点,尽管结果仍然是极其痛苦的。

– 酷刑,例如……

–  我怕我说出来医生会笑。

– 不是!这并不好笑,例如,这是什么?

– 比如,把孩子绑起来……然后……

– 那又怎样……说吧!– 然后,比如用鞭子抽孩子,只有人的头脑才能弄清楚该往哪里去。

他深吸了一口气,平复了一下心情,然后问道:捆绑只是捆绑吗?

– 就像绑双手一样,两条腿,怎么把它绑起来,让你动不了…..然后拿鞭子来打。

– 如何战斗?– 如果他们觉得有必要,可以打屁股、胸部、腿部或其他私密部位,这样可以刺激他们。

他说话的时候,装得一副很真实的样子,他感觉自己的心在胸腔里跳动。他眨了眨眼睛,在脑海中描绘了这一幕,裸,无能为力,受尽折磨,他试图把这个画面抛开,想着他的妻子和孩子,想着其他值得忘记的快乐的事情,他又深吸了一口气,直视着它…原来他在作曲的时候,已经把毛衣脱掉了,它微笑着看着他,对自己的身体感到自豪,他微微低头看了一眼扔在地上的衬衫,然后看了看。

下一集:心理医生 (P4)

热搜词:黄色小说言情小说 强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