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理医生 (P6)

他抬起右手揉搓左边的小乳头,左手插在大腿间,上下揉动,他的脸红了道:D,你太调皮了,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付你!– 是这样吗,我以为医生喜欢听我的性故,好像是为了找出病因。

– 我想让你告诉我为什么你有这个想法。

– 医生也想知道你为什么给我这个主意。

– 正确的。

– 这是因为H喜欢医生,就是这么简单,至于我,我知道医生想要我,只是…

– 我可以和H通话吗?

他呼吸急促,看上去有些心烦意乱,他生怕自己会控制不了多久,便把心思转移到了其他事情上:如果医生让我喜欢 V 医生,那么幸运的是 H 会回来!– 如何?– 他 …他妈的…我!– 呃…你说什么?

听到他这么直白地说,他站了起来:我去拿杯水,你需要什么东西吗?。他犹豫了,他必须大胆地想办法走出这个房间,尽管这房间叫他回来,我们得离他远点,先让他冷静下来,他心想,他低声对他说道:但 V 医生并不满足,我想要一个医生,他用力喘着气,想让自己清醒过来。

– 我一会儿就回来,你就待在这里,把衣服穿好。

– 如果医生想要的话…那很好。

他站起身来,走到门口,溜了出去,黄秘书疑惑地看着他。与他共事多年,她确信他从来不会把病人单独留在房间里,她发现他的举动似乎有些异常。

– 医生,你还好吗?看来医生的状态不太好!

她看起来很担心:没什么,我只是渴了,黄秘书摇了摇头,合上了文件,不敢再问下去,她只是想知道他为什么不按铃叫她送水。片刻后,他轻手轻脚地走进了房间,留下秘书还在思考着一些无法解释的事情。H仍然赤身裸体地坐着,婴儿的手抚摸着她的乳房,她的脸颊比之前更加红润。

– 你已经等医生很久了,没关系,我每天晚上都等不及睡觉了。

它叽叽喳喳地叫着,他回到大桌子后面坐下:我记得我让你把衣服穿上……!– 你没听医生的话吗?他微笑着站了起来:你不必听,但我只是建议你做对我们双方都有利的事情。

– 既然如此,那该怎么办呢,医生从刚才就应该这么做了,我躺下,医生躺在上面……完成后,我穿上衣服,认为今天的治疗结束了。

说话间,她向他挺起胸膛,他试图回避,不想直视:根据电影,男人喜欢狗式、站立式、被捆绑还是在屁眼里尝试?医生,您觉得怎么样……如果您愿意的话,可以用嘴……吞下去。

心理医生 (P6)

– D,你为什么坚持……?

– 我没想到V 医生有纹身……

它向他的桌子走近了:你有纹身吗?– 在一个隐蔽的地方附近,有一个骷髅形状。

直到现在,他才相信他的同事与这件事有关,因为只有他和V 医生医生的妻子知道纹身的事。这个纹身最初是他还是学生的时候纹的,有一次,V 医生失恋了,突然就有了纹身的冲动。原来,V 医生也比他想象的更大胆,敢于那样接触病人。

正当他陷入沉思的时候,当他看到那站在自己身边的东西时,猛然吃了一惊。香水味和少女肌肤的味道混合在一起,让他感到一阵眩晕,他半闭着眼,缓缓地吸着一口气。与此同时,当他向后靠去时,它坐在桌子的边缘,他仍然像精神科医生一样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。

– V 医生有丰富的经验。但有了医生,我想会更有趣。

它诱人地咕咕叫着。

– 我知道迟早会发生,为什么你这么不情愿呢,医生?你知道医生都是健康的人并且有直觉,对吧?

– D,作为一个人,你必须有界限,我即将踏入未经授权的区域。

– 我知道有限制…..但如果医生愿意,权力就在医生手中,只需将您的孩子视为医生的仆人或像电影中那样,医生的奴隶即可。

它的眼睛狡猾地对他眨了眨:如果你愿意的话,我就是你的奴隶….说完,他在桌子上动了动,目光依然粘在男人注视着他的眼睛上:医生,别坐太远……靠近一些。

尽管他有决心,尽管他是一个已婚男人,一个在社会上有地位的人,尽管大学讲师多次警告像他这样的学生不要触犯法律,他可能会被吊销执照,但他不由自主地倾向于它,仿佛在协议。

– D,我现在不知道该对你说什么,我就这样坐在桌子上,以防其他人走进来……不幸的是……

– 医生听起来像你的父亲,如果医生锁了门,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。就当你的父亲吧……无论发生什么,只有你和医生知道,我妈妈不知道,这是我们的秘密。

说话间,他俯身在他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,显得很神秘…..他深吸了一口气,闭上了眼睛。他不断地思考,但随后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,他突然睁开眼睛,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。

突如其来的一巴掌,力度相当大,让他捂着脸,泪流满面….他突然吓了一跳,似乎有些惊慌,因为他知道自己做错了,错得很离谱,她的嘴里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:父亲…。

下一集:心理医生 (P7)

热搜词:超多肉小說强暴 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