疫情之间歇斯底里 (P4)

说完,小 T立即拿出手机给啊 K打电话….

– 你好!啊 K,小 T!

– 你又打算拿酒来毒死我吗?

– 喝了好酒,还不谢你,还说狠话,说轻话?– 唔!好吧……谢谢你,谢谢你,但还发生了什么?

– 这个星期六,Darlena将飞回美国。那么这个星期五,你能过来和Darlena一起吃顿饭吗?Darlena让我邀请你。

– 如果你来找我,我就会来,Darlena会替我说,谢谢。

– 那你能跟我一起去吗?– 好吧!周五下午我会尽量安排早点出发,然后马上过来。

– 说真的,你喜欢喝越南酒还是西方酒?

– 我就是喜欢喝你的酒!你让我上瘾了。

– 真的吗!那你上次喝的时候怎么没有上瘾呢!!!

– 我想流口水但我不敢?不过你上次说是什么时候???

– 那是你的生日!

– 你是说那瓶勃艮第吗?– 唔!他问小 H 姐,她知道,记得那个周五下午,他的再见!

晚上躺在床上,啊 K轻轻地抚摸着妻子的肩膀,然后走到她的胸口,抚摸着两个桃子。小 H 姐有一张美丽、善良的脸,小 H 姐的身体很圆,甚至小 H 姐的阴户也像她的脸一样丰满。大腿间那一簇浓密的乌黑长发和她的头发一样茂密。

她的乳房很大、均匀、丰满,屁股充满活力,啊 K轻轻地吹了吹他的颈后,然后亲吻并舔了舔他的耳垂,让小 H 姐浑身发抖,躺下并把啊 K推开:别这样,这让我起鸡皮疙瘩,你今天怎么没出去喝酒,这么晚才回来?– 啊!小 T 让我顺便去修一下水疗中心…

– 它坏了还是什么?

– 哦!泵系统堵塞,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排气!

– 清理泵和清理 小 T 花了很长时间,对吗?

– 为什么这么说!

– 原来你胸口还残留着她的香水味,前几天喝她的酒,穿她的裤子,你还没腻吗?或者也许她沉迷于她的阴部!– 呃!!!呃……呃……昨天是什么日子?你在说什么?

– 所以今天是你的生日!那天你是不是喝醉了,什么都不知道了?

– 这他妈到底是什么!3个人一瓶酒,我怎么能醉!!!你能告诉我更清楚吗?

– 于是我和 小 T 在床上翻来覆去几个小时,小 T的孩子实在受不了了,爬到了地上,我只好进去帮他了!

– 天哪,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!那你为什么不阻止我呢?

– 我想你喜欢它,而且它也想要它!所以我让你们两个单独呆着。

– 难道我同意……

– 我想这就像你们走进啤酒吧拥抱一样,何况小 T的儿子更优秀,他已经孤身一人很久了……

疫情之间歇斯底里 (P4)

啊 K 沉思着,不知道该说什么……他爱他的妻子,并感到内疚……再次想起 小 T……然后是两个挑逗性的乳房,小 T 赤裸身体的性感曲线,啊 K 的鸡巴变热,然后变硬。啊 K坚硬的鸡巴伸出来,刚好碰到了他的大腿。

小 H 姐立即转过身来,合拢了他的大腿。啊 K立即拥抱小 H 姐,将他的阴茎压在妻子的双腿之间,并按摩她的乳房。小 H 姐的身体一直因性欲而刺痛,因为她的乳头受到刺激,她的阴户汁液不断地流出。小 H 姐再也无法保持冷漠,轻轻抬起大腿,让啊 K的阴茎先弹出来,然后伸出手抚摸他的阴茎尖端。

看到啊 K的阴茎尖端因精液渗漏而湿漉漉的,小 H 姐用指尖轻轻摩擦阴茎尖端的小便孔,导致啊 K抬起他的阴茎并在喉咙里呻吟,小 H 姐握住啊 K的阴茎,将头部压入他抽动的阴户:哥哥!我想……操我,但动作要轻柔。

然后啊 K慢慢地将他的阴茎推入妻子的阴户,然后耐心地一根一根地抽动阴茎。小 H 姐侧躺着,从后面操他的妻子,他又大又圆的臀部阻止了 啊 K 的鸡巴插入得太深。小 H 姐感觉到 啊 K 巨大的阴茎慢慢地进出她的阴户,还有她丈夫对她无限的爱,小 H 姐感到兴奋、欣喜若狂、阴户汁液流出,很快就达到了高潮:太好了……太好了,请再努力一点。

啊 K向前倾身,将一条腿放在妻子的大腿上,用力、更快地敲打,小 H 姐欣喜若狂:哇!呃……哎呀!我的阴户感觉真好…哇!我的阴户完全麻木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出局……你出局……出局……再次。听到 小 H 姐愉悦的呻吟声,啊 K 体内的受虐狂爆发了,啊 K 将他的妻子推倒并躺在她身上,将他的鸡巴插入并操她。

小 H 姐做了个鬼脸,抓住枕头,紧紧地咬着他的嘴,她的阴户感觉既痛苦又快乐,她想爬起来坐起来,让啊 K的阴茎滑出,但她也想静静地躺着,这样快感可以持续更长时间:啊!呜……呜呜!太让我心痛了,兄弟!感觉真好……感觉真好,亲爱的……我要死了,我要死了,宝贝……

啊 K的鸡巴仍然像缝纫机一样勤奋地上下移动,小 H 姐的阴户汁液流出,声音在回响:停止…停止…原谅…我…哦…哦…我再也受不了了。话音刚落,小 H 姐双臂一伸,身体软软如面条,躺下呼吸,啊 K不得不拔出他的鸡巴,躺在他旁边,抚摸他妻子的阴户以增加兴奋。

感觉到啊 K的手爱抚着她的阴道,小 H 姐立即转过身,用力吸吮她丈夫的鸡巴头,用她丈夫的手抚摸他的鸡巴。鸡巴的尖端被小 H 姐的嘴用力吸吮,发出吱吱的声音,小 H 姐帮忙摇动瓶子,很快啊 K的鸡巴完全勃起,血管膨胀,精子冲向鸡巴的尖端。

啊 K用尽全力将妻子推倒在地,将阴茎深深插入她的阴户,像火箭发射器一样射出精液,然后躺在妻子的身上,喘着粗气,而小 H 姐则弯下腰,紧紧地拥抱着她的丈夫,沉浸在激情之中,欣喜若狂。

当小书 按响门铃时,Darlena和 小 T 正在坐着聊天,等待 啊 K。进小书家之前,她叹了口气,抱怨道:自从迪斯科舞厅关闭以来,它一直很臭。饥渴难耐,想死了,来陪我玩解忧,拿出一瓶酒来招待我:没有酒,但如果你想清屄,就来这里吧。

进屋后,小 T 将 小书 介绍给了 Darlena,同样的病,几秒钟的时间,三个女孩都在聊天、打情骂俏。于是我们互相邀请到屋顶。当小书身上的小块布料落到地毯上时,露出了她美丽赤裸的身体….

谈到小书的裸体,她有一个非常纤细的腰部,美丽的乳房和微小的红色乳头,就像一个十几岁的女孩。她的阴户光滑,有一束乌黑的毛发,阴唇两侧之间的鹦鹉因兴奋而膨胀,她的梳子又大又长,就像一只大蛹一样,看起来极其性感。

小书一坐进水疗中心,未经预约的Darlena和小 T就跪在小书的两侧,爱抚刺激敏感点。Darlena全神贯注地按摩她的乳房,而小 T则不断地揉搓着小 T光滑的阴毛。三个人赤裸的身体兴奋地爱抚、爬行、摩擦着她们的阴户和皮肤,就像温泉水中的白天鹅芭蕾舞一样。

下一集:疫情之间歇斯底里 (P5)

热搜词:超多肉小說小说做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