疫情之间歇斯底里 (P8)

啊 K的眼神幸福地晃动着,从一个人看向另一个人,一种难以形容的爱意溢满而出,精液突然从阴茎尖涌出,整个下半身有种麻木刺痛的感觉。然后小 H 姐用力挤压啊 K的阴茎,用锯齿状的舌头舔舐乌龟的头部,啊 K忍不住将精液射入小 H 姐美丽的嘴里。

小 T抓住鸡巴的根部,立即将鸡巴从小 H 姐的嘴里拉出来,让他将所有剩余的精液射入她的嘴里。小 H 姐站起身,往洗手间走去,小 T 继续猛拉 啊 K 的阴茎,直到它在她手中变软,舔舐里面所有剩余的精液。

当 小 T 爬到她旁边时,啊 K 仍然可以看到乳白色的精液仍在她的嘴角蔓延,小 T 说:“谢谢你,今天让我真正尝到了你的爱……亲爱的,我爱你”,啊 K 一边抚摸 小 T 的头发一边问道:那么前几次呢?– 我不知道…都是你的错…总是把人当是野草或者垃圾…不顾不看,不问…

– 在我生日的那天,我…

– 所以我施了一个爱情咒语,为了靠近你,对吧!但还是问…愚蠢,愚蠢!

– 还有在我家的那些日子!

– 这都是我安排的,你不喜欢吗!!!

– 你不需要这样做!我也真的很爱你…只是…

– 只是我还是害怕我的妻子,对吗?小 H 姐手里拿着一条湿毛巾,边走边说道。

啊 K羞得说不出话来,一动不动地躺着,小 H 姐擦了擦Khi的身体,然后三个人拥抱在一起睡着了。本来以为小区只会像最初宣布的那样隔离两周,谁想到两个多月后,当城市里的疫情明朗时,就被清除了。在那段时间里,小 T和她的妹妹几乎每晚都被啊 K操,直到她们的身体像面条一样柔软。

有时甚至在中午,看到 小 T 穿着从 小 H 姐临时借来的略带性感的衣服,啊 K 也会很兴奋,抱着她上楼。她一被放到床上,小 T就赶紧脱掉了啊 K的所有衣服。当时小 T的面前是一个身​​材高大、健康的男人,他有一根又大又长的鸡巴,小 T可以从鸡巴的尖端到悬垂的睾丸进行爱抚和按摩。

把 啊 K 推到床上,轮到 小 T 脱衣服了,小 T的手指解开衬衫的每一颗纽扣,一粒、两颗,然后逐渐解开最后一颗纽扣,让衬衫的下摆敞开。小 T 摇晃肩膀,让衬衫掉到地上,小 T将双臂放在背后,解开胸罩,握住纺车并将其向上抛,直到它自由落到某处,小 T 转身面对 啊 K,挺起圆润的乳房问道:你喜欢它?

啊 K点点头,小 T看着啊 K,诱惑地眨了眨眼,然后慢慢地拉下她的裤子,让它们掉到地板上,然后她的内衣也被脱掉了,双手挺胸,扭动身体,问道:你喜欢我的胸部还是我的阴部?– 我喜欢乳房,我喜欢阴部,我喜欢你和你身上的一切。

爬上床,小 T 揉着 啊 K 的胸口,同时给了她一个湿热的吻,小 T的舌头从她的嘴唇穿过她的胸部,沿着她的腹部,到达她的阴茎。当 小 T 的嘴含住鸡巴的头部并开始熟练地吸吮、吸吮时,啊 K 呻吟着,极度刺激。

疫情之间歇斯底里 (P8)

听到啊 K的呻吟声,小 T的阴户也燃烧起来,欲望之火燃烧起来,小 T站起来,用双手揉搓她的阴户,慢慢地坐在啊 K坚硬的阴茎上。啊 K 阻止了她,用双手托起 小 T 的臀部,让她靠近她的嘴,亲吻她的阴户和大腿相交的地方,啊 K的舌头扫过她的腹股沟,沿着她阴户的边缘从下到上扫过。

小 T 弯曲身体,抬起臀部,将 啊 K 的头推入她的阴道,啊 K的舌头沿着她的缝隙滑行,盘旋进入她的阴户,然后紧紧抓住她的阴蒂并快速吸吮。小 T的双手紧紧抓住啊 K的头发两侧,她的身体扭动、颤抖,呻吟着:嗯嗯…感觉真好…感觉真好,亲爱的…

小 T的阴部汁液流了出来,啊 K没有时间把它舔干净….突然,小 H 姐看到他的阴茎尖被紧紧地夹住,他的舌头轻弹起来。原来,当啊 K抱着小 T上楼时,小 H 姐看到她,她的阴户也变得兴奋起来,但她正忙着在厨房工作。

当厨房里的一切都完成了,他的手也干净了,小 H 姐跟着他上楼,脱掉了他所有的衣服,爬到床上,抓住啊 K的鸡巴并吸吮它。啊 K立即将小 T推到一边,并将小 H 姐扔到他的背上,啊 K的手拍打着小 H 姐的阴户,他的手指抚摸着头发,将其向两侧分开,露出粉红色的湿漉漉的缝隙。

小 T也坐在小 H 姐旁边,弯下腰,快速吸吮她的乳头,而啊 K的两根手指则有节奏地、悠闲地在小 H 姐的阴户里进进出出。小 T性感的嘴唇吮吸着小 H 姐的乳头并将其伸出,她的舌头抚摸着乳晕,让小 H 姐疯狂。

啊 K 抽出两根手指,将阴茎放回原来的位置,然后插入,消失在 小 H 姐的阴户中,啊 K上下抽动他的阴茎,进出的速度越来越快。小 H 姐将她的阴户拱起,她的双腿缠绕在 啊 K 的屁股上,淫荡的汁液喷涌而出,她的嘴呻吟着,嚎叫着:呃!呃…啊啊…我要射了…亲爱的…呃…太好了…我已经够了,给小 T…

啊 K把他仍然僵硬的阴茎从小 H 姐的阴户里抽出来,移动到小 T的双腿之间,拿起鸡巴并拍打她的阴户,使其弹出,然后将鸡巴按入。小 T 用双臂搂住 啊 K 的背,将她拉倒,胸部贴着胸部,嘴唇贴着嘴唇,她的双腿搭在啊 K的屁股上,她的阴户拱起,她阴户的肌肉抽搐着,挤压着阴茎。

两人紧紧相拥,给予彼此极致的愉悦,两人来回滚动,有时小 T在上面,有时小 T在下面,无论是上面还是下面,啊 K的阴茎仍然不断地在小 T的阴户里进进出出,柔软而有力。小 T 射精了几次,她的阴户汁液浸湿了他们的大腿和臀部:亲爱的…我出去了…啊啊啊!请温柔点…我再也受不了了…请过来操小 H 姐…帮帮我…小 H 姐…

小 H 姐躺在她旁边,听到小 T的呻吟声,她立即盘起双腿,将她紧紧地抱在胸前,举起她的阴户,等待着,啊 K立即握住他的鸡巴,开始戳她。看到小 H 姐微笑着点头,仿佛在鼓励,啊 K立即用力用力,每一次有规律的刺击都会发出有节奏的重击声。

起初,小 H 姐还在呻吟,但渐渐地,他觉得太高兴了,于是他松开了手,重重地撞在床上:哇…呃……呃…啊…快乐…呜呼…太高兴了,亲爱的…呜呜……哦…用力一点…好…呜呼…好开心…小书肢都麻了亲爱的…呜呼…好…好开心…啊。

小 H 姐的呻吟声,以及他因快乐而哽咽的抽泣,让 啊 K 的兴奋更加强烈,啊 K抓住小 H 姐摆动的双腿并将它们挂在他的肩膀上,双手放在床上,就像扛着犁过山一样,然后问道:像这样操我让我快乐,好吗?– 你的鸡鸡很大,你可以很好地操它,无论如何我都会很高兴!

因为这对夫妇已经互相操弄了20多年,小 H 姐知道当啊 K这样说话时,啊 K即将到达他的目的地,所以他收紧他的腹部,让他的阴户更用力地吮吸啊 K的阴茎。尽管小 H 姐的阴户里有很多水,啊 K仍然觉得她的洞很紧,看到 啊 K 绷紧身体,撅起嘴唇,他的阴茎在他的阴户里抽搐,小 H 姐立即将 啊 K 推开:给我 小 T,她的阴户很渴望它!

啊 K的阴茎正要射出精液,停顿了一下,突然喷了出来。但小 T的速度更快,她能够爬过去,张开嘴接住一切,不让任何一滴落下来,新冠疫情季节已经过去,各地生活已恢复正常。但小 T懒得跟团,也懒得去迪斯科找小书…每天晚上,小 T 都想去 小 H 姐家吃晚饭并过夜。

推荐:偷偷地破处

热搜词:超多肉小說做爱 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