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金瓯失去了童贞 (P1)

这件事发生在很久以前,就在我刚读完12年级那年的夏天,那一年我18岁了,一个充满梦想和好奇心的少年。我被评为12年级选美皇后,我不知道什么时候,但渐渐地我就习惯了,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,放学的日子到了,每个学生都心情复杂,心情复杂。就我个人而言,我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悲伤,悲伤是因为今年夏天我必须离开你,高兴是因为今天收到了七封情书。

回家的路上,我为暑假的三个月制定了计划,同时也分散了那些耐心盘旋在我身后的“尾巴”的注意力。回到家,我把车停了进去,向外望去,仍然看到那条假装喝人参水的“尾巴”,妈妈喊道:小M!快来吃饭吧!––  来啦!!!!!我很惊讶,因为我爸爸今天在家吃饭。通常爸爸只在下午晚饭前回家。还没等我回答,父亲就说道:快吃晚饭吧,我和爸爸要去金瓯看望老九。

– 你要去几天?–– 我还不知道,也许 2 到 3 周!

我坐下来吃无聊的饭菜。没有人敢反驳我父亲的话,也许这就是他一直占据领导地位的原因。三个星期的暑假已经过去了,我不知道我要去做什么?现在回想起来,我不知道我是否后悔那次旅行但金瓯确实是改变我生活的地方。

车子等了将近半个小时,我才准备完毕,司机转身眯着眼睛看了我一眼,然后启动了车子,我很恨他,我不知道为什么。也许是因为他经常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我,他的名字叫司,中间名是“机”,我经常叫他“司…..机”。

车子在平明镇停了一晚,那天晚上是我一生中最悲伤的夜晚,躺在房间里抬头看着天花板,耳边传来蟋蟀的叫声和武灵激动的古歌声,正在伤心之际,有人敲门,我沮丧地回答:那是谁 ?门关不上!。门开了,站在那里的人更让我厌烦了,为什么不是别人,而是这个讨厌的泰?

在金瓯失去了童贞 (P1)

我坐起来,把头发向前翻,遮住我没有戴胸罩的胸部,穿着一件薄衬衫,他的眼睛看着我,仿佛要燃烧:姑娘,你想打牌吗?我最讨厌别人叫我“姑娘”没关系,让他跟我说话总比什么都不说好,我感觉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狡猾:玩就玩呗

他关上门,爬到我的床上坐下来整理卡片,就像他的房间一样自然。他和我打了三场比赛,我赢了全部三场比赛。他打牌最差,还敢露面请他打牌。我说我不想玩了,他还是坐在那里。我不敢追他,因为他毕竟当了我父亲的司机四年多了。他坐在那儿盯着我,我固执地直视着他的眼睛。他的眼睛很漂亮——我以前从来不知道这一点。

突然我的手感觉到一股奇怪的温暖,他握着我的手叫我的名字,我猛地抽开手,用尽全力向后倒在冰冷的地板上,我还没来得及尖叫,我的嘴唇就被他贪婪的舌头抓住了。由于摔倒的疼痛,我的头很晕,当我醒来时,他正贪婪地吻着我的脸,他的手在我的衬衫里摸索着,熟练地把它脱下来,但我不知道他能不能这么快做到。

他亲吻我圆润、洁白的乳房,从来没有一个入侵者,我的乳头硬硬的,有一种难以形容的痒痒的感觉。我想一脚把他踢开,但全身似乎没有力气了,他以为我接受了,就慢慢地动了动舌头,试图脱掉我的裤子。但还没等我实现自己的意图,我就有足够的勇气给了他一巴掌,让他痛苦不堪,我跳了起来,系好衬衫,径直走到门口,打开门,回头看着还一脸茫然的他,我吼道:现在出来吧 – 我很生气,浑身发抖。

他把衬衫拉回来,然后低下头走了出去,就像一个被当场抓获的小偷…..当他靠近我时,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,然后停了下来,他可能是想让我不要和爸爸谈论这件事。关上门,我躺在床上哭了,我不是一个结婚前终生保持童贞的女孩,有时我也发现自己对性很好奇,但我生命中的第一个人一定是我爱的人。

下一集:在金瓯失去了童贞 (P2)

热搜词:成人小说迷奸小说